2017年9月21日 星期四 恩施  小雨 19℃~23℃   空气质量: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廉政文化

刘惠馨篇

发布时间:2017-08-16 10:25 来源:恩施市纪委供稿 编辑:周淑芬

12刘惠馨烈士雕像

刘惠馨(1914-1941),女,又名刘一清,江苏淮阴县人;民国二十四年(1935年)参加“一二·九”爱国学生运动。民国二十六年11月,南京沦陷前夕,刘与同学也是她后来的丈夫马识途一同撤离南京到武汉;次年3月,刘奉命到应城县汤池参加陶铸主持的农村合作人员训练班学习,并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3月结业,在雍文涛带领下到鄂西工作。

狱中秘密联系狱友

因叛徒告密,民国三十年1月20日下午,刘惠馨与何功伟先后被国民党特务逮捕;

在狱中难友们都亲切地称刘惠馨为“刘姐”,并利用一切机会和她接触,从她那里获得革命知识和信息。管理所的厕所在院坝东侧,原是房东的猪圈,下面是大粪窖,上面铺有木头,厕所外面虽有枪兵监视,但有两面短土墙可遮住视线。每当“刘姐”去解手时,女牢的“犯人”们都高喊要“解”,以争取和刘姐见面,交换情况。

刘姐因为有孩子,看守们有时也放她出来洗尿片。那时,在管理所的侧门外挖了一个水池,从山上引来一股泉水,难友们平时在池边洗衣服可与刘姐相遇,互相问好。就在厕所里、水池边,刘惠馨和难友们通过递条子,保持着联系.引导大家和反动派作斗争。她组织难友坚持学习,读英语、学唱歌,抵制特务的“青训”演讲;鼓舞斗志,稳定动摇分子;力图组建狱中党的支部,培养妇女入党。平时,她注意考查、记录党员在狱中的表现,哪个动摇了,自首或背叛了,都托人秘密带信给南方局。

敌人以女儿为要挟

刘惠馨入狱时孩子还未满月。特务以为她是“女流之辈”,又是拖着孩子的母亲,只要一硬压,她就会垮。刘惠馨多次被拷打得血肉模糊,直至昏死不肯低头。特务一无所获,便指使叛徒当面对证,假造何功伟的劝降信,妄图使她变节。然而酷刑并不能让她屈服,反而使她更加坚定。面对特务的审问和利诱、叛徒的劝降,刘惠馨始终态度安详,旁若无人,一字不吐。特务们又以她心爱的女儿为要挟,企图逼她屈服,可她宁肯牺牲女儿,也要保持革命气节。在狱中,她通过进行绝食斗争,使敌人改善了对她的“待遇”,让她的牢房射进了一线阳光。她机警、大胆地与何功伟取得了联系。当何功伟被隔离关押以后,她又担当起狱中党员的组织领导工作,巧妙地宣传何功伟编写的革命气节教育提纲。

马识途出生于富裕家庭,其大哥马士弘此时已是国民党军队的少校参谋,他打通关系,去恩施方家坝狱中探望了弟媳刘惠馨。时已深秋近冬,狱中的刘惠馨还穿着单衣,马士弘不解地问:“刘惠馨怎么这么寒碜?”刘惠馨回答:“那有什么办法?衣服都撕开做尿布了。没有奶水,只能用嘴嚼细牢饭喂孩子。”刘惠馨叫马士弘不要婆婆妈妈的,表示自己绝不会低头。正是那次看望弟媳后,马士弘对共产党的态度完全改变了。“刘惠馨个子不高,但她的坚强、她对孩子的爱、她的大无畏的精神,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共产党员。”几十年后的马士弘如是说。

英勇无畏正气长存

1941年11月17日,何功伟和刘慧馨同时就义。这天刘慧馨从大梨树被押到方家坝大田垭口。她身穿着蓝色旗袍,紧紧抱着未满周岁的女儿。特务凶狠地抢过女儿,顿时“哇哇”的哭声在山间回荡!刘慧馨在刑场狠狠地跺着双脚,愤怒地吼道:“你们把我的女儿怎么办?”特务阎夏阳狂言:“共产党还要孩子?”枪声响了,年仅27岁的巾帼英雄刘慧馨倒下了。

何功伟、刘惠馨在方家坝牺牲后,没有人性的特务也不松绑,用木板将二人就地草草掩埋。直到解放后,人民政府于1952年将二位烈士的遗骨迁葬于五峰山烈士陵园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马识途开始踏上寻找女儿的征途,后来在党组织的帮助下,于1964年,终于将失散20多年的女儿吴翠兰找到,给烈士些许慰藉。为此,马识途写了油印本《妈妈的事业留给你完成》,至今还在广为传颂。之后,马识途开始以何功伟、刘惠馨烈士为原型,创作军事题材小说。当年,刘惠馨被关押、就义的地方,就在美丽的清江边,刘惠馨的老家淮阴县城,因傍靠运河,叫清江浦,于是,马识途把这本书的名字定为《清江壮歌》。

责任编辑:周淑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