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1日 星期四 恩施  小雨 19℃~23℃   空气质量: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恩施廉政故事

【纪检人手记】冲着老房子、烂房子去访贫困户

发布时间:2017-08-17 19:50 作者:牟取

8月4日,还没到上班时间,州纪委副书记石遵广就打来电话,“走,跟我暗访去。”同时接到“军令”的还有第五纪检监察室的刘慧同志,我们带着笔记本,说走就走。

“恩施市是我联系的,我们今天就挑恩施几个偏远的乡镇看看,不许走漏风声。“石遵广在车上叮嘱我们。

暗访组一行经过龙凤坝、龙马,向太阳河乡进发。

前几天刚下过雨,来到山中,空气显得格外清新,山风吹来还带着丝丝凉意,公路两侧,飞瀑流泉随处可见,鸟鸣啾啾不绝于耳。不时还有漂亮的民居在车窗外一闪而过,这种好地方只怕是难找到贫困户吧,我心中暗想。

果不其然,我们接连走访了两户人家,日子过得都比较殷实。找不到贫困户,工作完不成怎么办?我心里有些发慌。

我们一合计,决定以房找人,走访贫困户就得冲着住老房子、烂房子的人家去。 “我们去那里看看。”石书记眼尖,一下发现河对岸有几间木瓦房。蹚过河,我们走进了茶山河村撒谷坝组周礼菊家。

QQ图片20170817193419

“您好,我们是州纪委的,想了解下精准扶贫方面的情况,您家里有几口人啊?” “我们家的人多,是两家人在一起”周礼菊一面招呼我们坐下,一面回答。“我们是组合家庭,在一起生活十几年了”看我们没听明白,周礼菊连忙补充道。“哦,是这样啊”我不禁恍然大悟。慢慢地,大家熟络起来,拉起了家常。

周礼菊,女,67岁,与前夫生育了两儿两女。大儿子原来和一个贵州女子结了婚,但是日子没过多久,嫌弃他家穷就跑了,后来结了二婚;小儿子在福建打工,还没成家;两个女儿都嫁到了外地,一个在江苏,一个在福建。黄先成,男,65岁,宝塔岩村人,与前妻抚育了两个女儿,大女儿去了武汉,二女儿在恩施城里打工。老家的房子垮塌了,现在和周礼菊住在这所四处漏风,有着30多年历史的木瓦房里。周礼菊得了病,脚发肿,不能干重农活,重活都是黄先成一个人干,家里还养了两头母猪、两头肥猪和几箱蜜蜂,日子过得也算踏实。但几个儿女在外,过年时才能回家,这让两老心有牵挂。聊天时,“我大儿子是二婚”周礼菊的一句话说了两遍,让我记在了心里。

离开周礼菊家,暗访组又走访了贫困户梁万海,去了茶山河村委会,时间已是正午,但暗访组未作停留,又向山上进发。

来到太阳河乡青树子村,暗访组无意间又了解到,该村也有过了门的媳妇跑到外地去了的,村民周光辉就是其中之一。“周光辉的媳妇十几年前就跑了,他现在四十好几,没再成家,媳妇跑了后,一直在外面打工,他的房子都要垮了”村民介绍说。在村民指引下,我们在公路边找到了周光辉家的木房。因年久失修,房子破损严重,几近倒塌。虽然没与周光辉本人见面,但了解到周光辉的情况后,暗访人员心里也不是滋味,是什么原因让过门的媳妇呆不长,我们心里清楚得很。

顺着青树子村的公路一路向下,我们来到太阳河乡集镇,匆匆吃过午饭,又到乡政府办公楼检查了乡纪委工作情况,抽查了工作资料,实地查看了乡纪委谈话室。

离开太阳河,我们又开始上山,奔赴下一站——板桥镇大山顶。就是在大山顶,我们又有了“新发现”。

大山顶是村名,也是地名。在大山顶上的铁厂坝村,我们见到了正在地里劳作的兄弟俩:哥哥贺克强、弟弟贺克绪。  多年的日晒雨淋,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,让两兄弟看起来都显苍老。听到暗访人员打招呼,兄弟俩停下手中的活计,腰却直不起来。就在地里,石遵广同志和两位农民兄弟拉起了家常,我在一旁做记录。问及家里其他人怎么没有下地劳动,兄弟俩向暗访组吐出了心里的苦水,“真难啊,连个洗衣做饭的人都没得。”贺克绪说。

QQ图片20170817193425

原来,贺克强和贺克绪原本都组建了家庭,贺克绪结婚后育有一女,贺克强结婚后因为没有生育,抱养了一个女孩。但是在孩子还小的时候,两人的妻子就扔下孩子,不管不顾地跑了,从此再没回过家,两个男人把女儿拖养大,也未再娶。现在,两人的女儿都已远嫁外地,不可能再回大山顶了,无奈之下,两兄弟就住在了一起。

2015年,弟弟贺克绪已被评为贫困户,但身患血管瘤,长期吃药的贺克强,却未评上。怕我们不相信,贺克强还特意挽起衣袖,让我们看他手臂上贴的膏药。

听说我们想看看精准脱贫帮扶手册,贺克绪热情地带我们去他家,拿出一个文件袋说:“你们要看的都在里面。”打开文件袋,我们找到了《户脱贫帮扶规划》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规划》,但遗憾的是,帮扶记录显示,2015年、2016年帮扶干部每年仅入户一次,也没有具体的帮扶措施,2017年帮扶干部的记录表还是空白。看到这些,我的心沉了下去。

我们又在两兄弟家四处看了看,走进厨房,看见吃过的碗筷散乱地摆放在灶台上;转过身来,一台老掉牙的电视机摆在墙角,上面满是污垢,黑亮黑亮的,已看不清是什么牌子了。

都说山里的日子格外长,也不尽然。一天还没走访几户人家,天色就慢慢暗了下来,不争气的肚子像是闹革命,催着我们下山。夏天的雨水说来就来,才走到半山腰,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不一会,车窗外已是雾蒙蒙、黑乎乎的一片……

一天的见闻在我脑中不断回放,一次次扣动我的心弦。走访8户,发现有4家的媳妇跑了。穷根不断,日子不好过,来了的人留不住,走了的人不愿回,正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。什么时候让“娶妻难”不再难了,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目标也许就不远了。我坚信,那一天就快到来。(作者系州纪委案管室副主任牟取)